心系中国美术事业、心系福建故土的徐里_张雄艺术网

徐里是中国油画界的一个传奇,当然不是因为他鼻梁上架着的那副“哈利波特”的眼镜,也不是因为身为“中国美协大人物”的耀眼光环,而是因为这样一份华丽丽的从艺简历:28 岁时一举荣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铜奖,之后“ 似有神助”,连续五届以完全不同的面貌入选全国美展,荣获大奖无数。多件作品被海内外重量级收藏机构收藏,并且在中国当代油画家中首次被声名显赫的世界顶级财团美国洛克菲勒家族收藏……

主持人:徐 里(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秘书长)

标签: 徐里 心系中国美术事业 心系福建故土 徐里作品 厦门艺术品市场

7 月11 日溽热的午后,北京北沙滩文联大楼上略显逼仄的办公室里,刚刚随习近平主席从德国访问归来的徐里,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对话人:詹建俊(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中国油画学会主席)

张雄艺术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雄先生与中国美协秘书长徐里先生合影

徐里— Xu Li —

邵大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艺委会名誉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徐里油画作品《四臂观音》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组委会办公室兼创作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全国美术作品展评委会主任、总评委,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靳尚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徐里油画获奖作品《天长地久》

作品连续入选第七、八、九、十、十一届全国美展及“20 世纪中国油画展”等国家级展览并获奖。2011 年入选“ 艺术之巅”—— 中国油画2010 年度十大人物。2012 年被授予乌克兰大使奖。2013年被美国国家艺术委员会授予杰出艺术成就奖,2015 年被俄罗斯艺术科学院授予荣誉院士,2016 年被俄罗斯美术家协会授予苏里科夫金质奖章。

薛永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艺委会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张雄艺术网讯在2013年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秘书长,他就是当代著名画家徐里。

传承诗性文心 开辟油画新径

油画作为西方艺术“舶来品”,自20世纪大规模引进以来,仅仅百年时间。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中国艺术家不仅创作了许多享誉中外的优秀作品,还结合中国水墨画的特点,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展现中国气派的写意性油画风格的道路。

徐里先生是从厦门走出去,并在当今美术界成绩斐然、享誉海内外的优秀艺术家。他1961年出生于福建,1981年进入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至1985年毕业,1988年毕业于国家教委西南师大“首届高师美术教育研究生班”,1985年——1995年5月于集美大学美术系任教,1990年——1995年5月任集美大学师范学院美术系副主任、主任。现任中国美协党组副书记、秘书长,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福建美协副主席,厦门张雄书画院名誉院长。徐里先生在厦门工作生活了25年,对美丽的滨海城市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曾赞叹厦门是座文化底蕴深厚的艺术之城、幸福之城。

记者:徐书记您好,感谢您接受记者的专访。您曾经说过,在自己的艺术生涯中,有一幅作品非常重要,那就是您28岁时获得第七届全国美展铜奖的《天长地久》。这幅作品对您产生了哪些影响和改变?

中国油画如何民族化、本土化?怎样结合传统油画的写实和中华传统精髓的写意?写意油画怎样向世界传达中国精神?对此,我们邀请中国美术界的油画家和评论家,结合实践创作进行深入探讨,以飨读者。

徐里油画作品 永恒的辉煌系列

徐里:这幅画可以说改变了我的命运。在中国,像我一样因为一幅画改变命运的画家有很多。比如在第12 届全国美展中崭露头角的青年画家,很快就有北京某画院与之签约。

——编 者

徐里的油画 传达的是一种永恒的生命力!

而在当时,国家刚恢复高考后不久,罗中立、陈丹青等一批拥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并且对艺术有着纯粹理想追求的人投入到了美术工作中,大家对待艺术创作都是非常认真的。要在全国美展上获奖很不容易,尤其是油画。

核心阅读

画如其人,徐里先生喜欢画山川、河流、高原、明月等宏大场景。如果画面上出现人物,他就把背景抽空,只留下几个意味深长的符号,予人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寥廓感,令观者感受到生命与命运的抗争、自然与人性交融的情境,这正是徐里先生想要表达的关于永恒的审美风格。

《天长地久》能够获奖除了“运气好”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在艺术创作的时候,我没有一味追随流行与时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术新潮处于酝酿期与爆发期,从乡土写实到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流派席卷而掀起了各类观念更新。1985 年我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在厦门集美大学艺术教育学院美术系任教,也像很多青年画家一样,奔赴西藏、边疆去采风创作。当时这类作品很多,但现在看来真正能打动人的作品并不多。我三进西藏,没有满足于“ 随大流”,而是对藏族人民的宗教、历史、民间艺术进行了大量思考和研究,体现在创作中则是走过了写实、抽象等几个阶段,经过一定时期的沉淀,呈现出《天长地久》这幅作品的风貌。

●所谓写意精神,即“立象以尽意”,“象”是凭借,“意”为主导,不满足于再现客观,不受具象原形的束缚,在想象中发挥创造,不仅意在象中,而且意在象外,这种写意精神自古以来就贯穿了中国传统的艺术门类

徐里先生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作品是他的西藏系列——吉祥雪域和藏密佛像。他曾在上世纪80年代三进边疆,到越是艰苦的环境中去体验生活、感知生活。《沐浴》、《生命之火》、《天长地久》这些刻画少数民族及边疆地区牧民生活的场景生动、明朗、别具一格。徐里先生采用国画的大笔触,民间单纯明快的线条描重彩,兼施西洋古典的透明罩色,糅合古朴特色的民间传统元素,使画面愈发浓重、庄严、神圣、神秘与原滋原味。展现了民族同胞的豪迈、粗狂、豁达的民族气质与博大、宽厚、乐观的民族精神。

这幅作品以及后来的创作中,我在油画民族化方面的尝试和探索,逐步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我在集美大学当了10 年的老师,5 年系主任。后来厦门文联换届时就把我调过去了,担任厦门文联的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但《天长地久》之于我的意义,不直接是,也远不是这些外在的改变与影响,更重要的是,在创作中的体验与求索,使我对艺术本原的把握、艺术语言的表达有了深刻认识和独立思考。

●写意精神是一种格调与境界,在写意精神孕育的艺术世界里,物我合一、情景交融、技进乎道,感情经过升华,绝非表现主义的情绪宣发,创作者要避免把写意与写实对立起来,彻底离开了写实因素的支撑,写意也就成了虚幻的空中楼阁

徐里油画作品 《朝圣之路》

记者:从西藏系列、丝绸系列,到您现在的“梦里山水”系列,都是您探索油画民族化的相应阶段。在“梦里山水”创作中,您开启了意象性油画的探索,之后我们看到了您富有中国意味、笔墨韵味和文心诗性的油画。这期间您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中国对于西方艺术的接受,是本着洋为中用、丰富民族艺术品类的角度出发,中国的油画家,所生长的环境、所受到的教育,耳濡目染都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已经渗透到画家的血液里了,所以油画的中国精神特征就不可避免

徐里先生的藏密佛像,传达的是一种生命力!静观画面佛像的幽邃与神秘,予人寂静空灵的内省感触,画面折射出强烈的感染力,意味深远,是画家对禅宗思想及传统文化解读的修性及涵养,以及对高贵而质朴的生命真善美的崇高礼赞。2008年,徐里油画作品《四臂观音》被声名显赫的世界顶级财团洛克菲勒家族收藏,树立了中国当代油画艺术之典范。徐里先生的画作激起人们内心快乐向上的乐观精神以及超越感知、大智大美的民族信仰。

徐里:从《天长地久》开始,我走上了探究油画民族化的道路,研究油画如何体现中国元素的问题。我认为,凸显中国元素要更多地从“中国人的审美追求”“中国人对艺术的表达和认知”这些角度切入。外来艺术在中国的良性发展首先要与本土文化充分融合,进而对其进行改造。中西文化两座大山,是两条不同的道路,都走向了高峰。但很遗憾,一百多年来,我们对自己的文化不太自信,没有很好地传承,出现了文化断层。具体到艺术领域,我们把自认为西方最科学、最先进、最现代的东西作为了样板,去学习,去照抄,去“发展”。从古典主义到各种流派,以及这些年的综合材料、装置、影像等,全部学遍了。中国目前所有的艺术门类均无或缺,跟全世界一模一样。但问题是,中国艺术的评价标准是什么?是西方的还是中国的?如果我们一味地学习西方的模式、西方的技法,而忽略了对中国传统经典的研究和学习,那跟西方人画的油画有什么区别?

我们经常讲,艺术只有坚持民族属性,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语言,才会是世界的。油画作为原生于西方的绘画品种,传播到中国也才刚刚超过一百年,但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中国却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油画家,其创作的油画作品也得到了欧洲艺术同行的赞誉。他们看到了扎根于中国的油画艺术,看到了油画继续发展的可能性和巨大潜力,并为中国油画里的中华传统精神深深折服。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经过徐悲鸿、罗工柳、董希文、林风眠、靳尚谊、詹建俊等几代画家的探索与努力,油画不断与中国水墨画的写意精神发生碰撞和交融,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写意性油画风格,几代画家的精品力作,传达出中国精神和中国气派,体现了我们在世界艺术之林的文化自信。

无论是西藏系列、古丝绸之路系列、还是海外写生系列作品,徐里先生的油画所呈现出的辉煌、壮丽、深沉、优雅的艺术风格,与他本人一样,充满了激情与感染力!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先生所评价:徐里的油画兼有高贵的朴质和典雅的粗犷。

习近平总书记倡导文化自信,就是要复兴中华五千年辉煌灿烂的文化,使之独立于世界文化之林,进而去影响世界、引领世界,彰显我们的话语权与软实力。而文化自信应同样体现在艺术表达的过程中,我们只有首先对自己的文化自信,才有可能去传承和发展,创造出“中国”的艺术作品。很多人说,我现在的油画,能够让人一眼就辨别出是中国人的作品,天然地带着中国文化、中国元素。这要感谢我们的民族文化,让自己从书法、中国画中吸收很多养分,从中悟出中国审美精神。我画“中国山水”系列的时候就有意融入了中国人对山水的审美追求,在油画中寻求表现文人画的诗性、笔墨、意趣和境界。

中国油画的写意化探索

徐里油画作品

记者:2004 年,您师从吴悦石学习国画,进行了十余年的传统书画系统研习,这在油画家行列中是甚为鲜见的。在您看来,创作中国画与油画,有哪些相通之处,又有怎样不同的追求与旨趣?

徐里:油画虽自晚明传入中国,但大规模引进是在20世纪,随着留学海归和西方画家来华,中国油画不仅已经长成大树,并且结出硕果。这数百年的油画史,既是中国人学习西方艺术之长的历史,也是西方油画中国化的历史。油画的中国化,或称民族化,不仅体现了视觉艺术超越时空的特性,更反映出外来艺术在表现中国生活中立足,在接续中国的历史文脉中落地生根。

徐里心系家乡 谈福建当代艺术的发展

本文由娱乐平台发布于艺术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系中国美术事业、心系福建故土的徐里_张雄艺术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