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容生:何水法在花鸟画学术上思考、技法上革新

图片 1

孙克:学术主持

  早在85美术新潮过后,我在对中国花鸟画历史发展的回顾中,得出如下结论:意笔花鸟画是从水墨开始,走向以浓艳色彩与水墨相结合的新的彩墨意笔花鸟画。不管陈淳-徐渭-朱耷的纯水墨意笔花鸟画,还是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的浓艳色彩意笔彩色花鸟画,都已达到极致的境地,都是难以超越的艺术高峰。工笔花鸟画从五彩缤纷的色彩开始,发展到元代的水墨工笔花鸟画。宋代的工笔重彩花鸟画在艺术上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但元代的墨花墨禽(即水墨工笔花鸟画)由于发展时间短,又缺少独立表现手法尚有许多薄弱环节,有待进一步完善。这是一条前人没有走完的艺术道路,值得当代画家去研究、探索。于是我二十多年来,一直从事当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的艺术探索和实践。

何水法在花鸟画

今天我们在这里开会,何水法盛大的花鸟画展大家都看了,这是一场非常盛大、非常隆重的展览会,慕名来看画的人也很多,各界的朋友也很多。何水法也是我们花鸟画界比较有特殊成就的,强烈的个人风格和独立创作的意识,在花鸟画上的成就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大约在十三年前,水法先生在这里开他的画展,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已经露出他很强悍的风格,这次他又拿出他相隔十几年后,面貌一新的大幅作品,可以看出一个画家张扬的个性,我觉得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这个时代,确实需要一种个性的张扬,艺术上的一种追求,为此来奋斗。我觉得这种精神推动中国画的发展是一种必然的做法。

  中国花鸟画从唐代中期独立成科,到了五代徐黄二体的确立,以及两宋赵佶、崔白、林椿、李迪的变革,使工笔花鸟画在细节真实描写与诗情画意的追求上,达到新的高度,折射出对于自然景物的单纯抒情与挚爱,使宋代绚烂的工笔重彩花鸟画达到顶峰。但这三个演变过程都没有跳出具象的范畴。从宋代五彩纷呈的重彩,演变成元代水墨淋漓的墨色,它更能充分发挥笔墨的创造力,更有个性的发展墨彩的枯、湿、浓、淡的特征,并通过墨法的积、破、泼、冲,达到意外奇异的变化,这些或明、或暗、或干、或湿、浓淡交错的墨色美,运笔的力度美、动感美、韵律美,创造出一个神清诱人独立的艺术世界。正像石涛所说:墨团团里黑团团,黑墨丛中天地宽。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由单纯的墨色代替了五彩,这不仅是技术形式上的变革,而且其中蕴含着艺术表现的质的变化。

我觉得在中国画的人物、山水和花鸟画中,花鸟画是最难画的!说花鸟画难画,首先难在它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要超越传统的制约相当难;另一方面来说,它的自然形态的制约也相当强,花鸟画对形的塑造,我觉得比其它画来说,这种制约要强得多,故此,要画好花鸟画尤其是写意花鸟画确实是有相当难度的。当然,如果是按照传统的方法,画一些基本的梅、兰、竹、菊这一套,大家很快就会掌握,对于花鸟画家来说这只是你的初学基本功,要画出自己的面貌确实有自己的难度。何水法老师在这一点上做的很突出,他的画做到了有自己的面貌。这种面貌即包含了传统的技法,水墨笔法,又有自己的形态。在这个基础上的自己的面貌那就证明他在花鸟画学术上的思考和技法上的革新都有自己的一套。分析和研究他的作品,我自己也能够从中学到许多东西。我觉得何水法的画有他自己的特点:

陈履生:(中国美术馆理论部主任)

  宋代工笔重彩花鸟画是由客观花鸟物像的物理、物性、物情、物态表现了大自然的勃勃生机,是通过具象来表达的。而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表现的是东方艺术特有的美学思想。那种清闲文静、洒脱淡雅的情调,蕴含在淡然墨像之中,生动体现出士大夫文人所追求的自然素净,不雕饰造作而超然脱俗的美学追求。而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以墨代色,在工笔里加进意笔成分,加强画家的主观意识,使工笔花鸟画从写境开始步入造境的艺术层次,显示了更高的现实性,这是中国工笔花鸟画本质上的大变革。然而,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始终无法摆脱写实这个范畴,无法像文人画那样,更多追求形式上的写意性。

第一表现在画面的气势。

今天水法老兄弟搞展览,盛大开幕,特别我看到花鸟界的朋友来得特别多,大约20年前,我的导师就曾经跟我说过,谈到花鸟画,他认为在中国所有绘画中,花鸟画是最具有独特性的,虽然西方有静物画,但花鸟画这种品格和内涵它不同于静物画。今天,何水法展现给我们的这个他的一些很大幅的画,虽然他的这种风格我们并不陌生,但真正看到他的原作,有很多令人惊喜的内容,因为在他的画面中,这次我特别留心了一个方面的问题,他对色彩的运用以及墨和色的关系问题。中国古人强调色不碍墨,提出这样一个标准,但在绘画的发展过程中,我们今天的审美标准中,如何看待墨和色的关系,虽然他在今天展示的作品中有多样的表现,但最能代表他的风格的还是色墨交融的一种颜色的表现,当然在中国传统绘画中,花鸟画有它自身的一种程式和规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构图,何水法先生画面的构图显然已经与传统的花鸟画构图拉开了距离,表现出了一种现代的样式,这种样式我们看到更多的取之于一种他感觉中的这种演绎的风格,所以他在这种看似很杂乱的整体感觉中,表现内在的程式和他胸中的一种布局,是他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我认为何水法的花鸟画上他的色彩运用上的成就并不表现在大上,而是表现在独特性上,他的画中所表现出来的色和墨交融这种很精细的成份,很细腻的这种表现方式,我认为是很值得尊敬的。

  写意性是中国画艺术的精神,也是当代水墨工笔花鸟画创新的关键。花鸟画的意境是传达画家的情感,反映那个时代人的情思、趣味和审美理想。在当代花鸟画创作的领域里,画家情感与古代画家的情感产生根本的变化,因为当代自然美和社会美都为我们提供了创造新的意境的现实基础。著名美学家、美术理论家王朝闻先生在《全国首届中国花鸟画展作品集》前言中写道:荷花、梅花在许多作品里成为带普遍性的题材,这些题材的寓意和传统的审美观念是一致的。但不完全是洁身自好的君子的人格象征,更着重表现了与时代精神合拍的坚贞精神即使是前人称为有富贵气的牡丹,在许多新作品里以其生动的自然美,成为自尊、自爱、自重的人格象征。现代社会生活给画家提供无数创作素材,关键是画家需用现代人审美情绪,以敏锐的观察力和创作能力,在自然界中,在生活里,去寻找,去发现所蕴藏的美,去领悟这些自然美的含义,以自己艺术修养和传达能力进行艺术创作。画家只有对自然有独特的和由衷的感受,才有可能别出心裁的给花鸟传神,去表现画家的独创性,才会赋予花鸟画一种崭新的意境。

第二花鸟画是要表现出生命的意象,用花鸟画里面表现的生命意象来表达我们对生命的认识,这种生命的意象当然应该是很有生气的,这种意象在何开始的画里面我们可以看到。

邵大箴:(中央美院教授、博导)

  笔墨是中国画花鸟画之宗,倘若没有笔墨这个元素,也就失去中国画的特色,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家运用渲染、平涂、勾、点、丝、多种手法,发挥笔墨特色,恰如其分的表现对象,达到形神兼备、幽情野逸的境界,但其笔法仍是徐黄两家体格,仍是沿袭宋代工笔重彩花鸟画那一套,无法形成独立的表现形式,这就成为继承和发展元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的关键问题。笔墨当随时代(石涛)几千年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也是中国画笔墨创造、演变、成熟、发展的过程,所以我们不能为陈法所囿。

另外一个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是,他在花鸟画激发表达上对线和面的切割与节奏运用上的把握。

何水法我认识很多年了,我也给他写过一篇文章,也对他的画很关注,包括对他的讨论都很注意,我就从大说起,花鸟画当然要画的大一点,潘天寿先生开始就画得很大,因为大有效果,不象过去文人画,卷轴或小的,在展览会上确实要占据一定的空间,在这空间内要撑得住,不大不行,但何水法他大而不空.何水法自己认为他用水用得好,我读过他的文章,水法通时八法通,就是水通一切都通了,他用水用得好,这确实是看得出来的,他用水用得度,掌握度都非常好,水墨水墨嘛,这个水很重要,水决定这个墨的浓度,墨色很微妙的区别。何水法的画跟他前段时间的画相比有两个特点,跟前几年的感觉比,前几年狂放得多,中间那一段比较狂放,现在这段有点往回收,画得整齐一点;第二点,他更注重色彩,色彩很丰富,刚才履生也讲,墨和色彩都用得很好,履生也讲怎么样让他的画让更多的人欣赏,欣赏他的画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因为他属于雅俗共赏的,大多数人还是能接受的,恐怕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不足,我觉得假如说他有一点还需要改进的话,这恐怕和他的年龄有关系,他现在气大盛,气盛时,他追求这种很得意,画家要得意,画家如不得意,他的画就不张扬,张扬最近稍微好一点,就是强调美这方面多了一点,画如更涩一点,就更好一点,但这很难,又要美,又要涩,这就要看他的修养了,所以如何水法想成为大家,就要发扬他的优点,再更好地体悟人生、体悟艺术,再稍微有另外方面的追求,我觉得他会有更广阔的天地,谢谢大家。

  我在当代水墨工笔花鸟画的探索与创作中,在表现手法上进行艺术上的创新,意欲让水墨工笔花鸟画兼有工笔写真与水墨韵味两者之长,使其融入现代文化意味,因而加入了意笔花鸟画技法,同时结合新技法的开拓与融合,使作品产生崭新的美学特征。我成功地进行了撞水法与冲水法的尝试。在绘制过程中,先以写意笔法进行水墨的勾勒,发挥水墨线条的浓、淡、干、湿的特性,再用冲水法与撞水法,使水墨线条在保持一定力度和美感的同时,产生某种变化,呈现出一种斑斑驳驳,犹如画像石、画像砖拓片那样的拙朴气质,使画面产生出富有新意的水墨工笔花鸟画的雏形,再用勾勒渲染等工笔花鸟画技法描绘花卉、禽鸟,使工笔画严谨规矩与水墨画的写意精神柔合,并在画面空间与环境氛围中,应用泼墨、撞水等大写意手法处理,使画面产生淋漓尽致,又变幻莫测的偶然效果,形成别具一格,古拙、苍茫,既有古意、又有新意的水墨工笔花鸟画。

还有在色彩上,对提高色彩的表现力上有独道之处,因为传统花鸟画对水墨是很重视的,对色彩只是用做表现花、叶等很自然的色彩形态,并没有把它作为画面的一个主力成分来体现,何水法对画面的一些处理,可以说是很主动地、有意识地对色彩进行了处理,强化了色彩在画面上的视觉感染力,这一点应该也是形成他个人面貌的重要手段。

龙瑞:

  将新技法融入水墨工笔花鸟画中来,使画面产生与当代背景血肉相连的崭新艺术形式,但是,这些新技法与传统技法创作目的是一致的。新的技法是注重画面的肌理效果,传统的中国画的技法也讲究肌理的表现,如解索皴、披麻皴、大斧劈皴、小斧劈皴、折带皴等技法的形成,也是为表现山石土坡肌理而创造,为此新的技法产生是传统技法发展的必然,它给中国画领域输入不少新鲜血液,使中国画更显出勃勃生机。但是,对于新技法的应用,要根据所表现对象的质感与形态进行选用,决不能照搬照套,不能为肌理而肌理,或者笔墨不够肌理凑。应该使新技法成为中国画笔墨艺术的新层面,以增强艺术表现力和艺术个性。

何水法在技法上有自己的突破,在大的构图上有把握,那么这样画出来的画就一定十分好看!

两位老师,理论家有了非常好的评价,水法作品我们看过很多,水法的花鸟画非常象他的人,我感觉非常气息酣畅。看他的画,底气非常足,这和我们水法兄平时的做人气派都是一脉相承的,人如其画,画如其人,我觉得体现得比较到位。水法的画色彩较为丰富,其他人也谈到这一点,确实,在他的色墨混用,营造的这种气韵生动,不滞,非常酣畅,总的感觉他的画里有新的东西。他的花鸟画我总的感觉有点现代的语汇,如构图与传统的折枝、穿插,好象另有一种他的追求,构图、章法有点从平面设计的味道,取消了过去中国画原来一直强调的画眼,水法无眼,摆得较平,有种装饰画的味道,冲击力强,怎么理解中国画,视觉的张力、冲击力,这些概念在中国画哪块里能找得到,这里也有一种外美和内美的问题,水法在这块上进行了大胆地探索。“水法”“水法”,已有这么好的气韵再加上笔法上有些地方再严谨些,有张有弛,松紧关系,可能更值得水法关注。总的来说,水法是越画越老辣,越画越成熟,因他精力过人,我们一次没办,他已办了好几次了,值得向水法学习,高产,高产。

  中国文人画的产生与发展。摒弃了谢赫六法论中应物象形和随类赋彩的理论,使文人画走上更高的艺术层次,实践证明,艺术发展要尽可能摒除因袭的形式语言、理性地创造性地用新的富有个性语言去表达自己的感受,拓展花鸟画形式和审美,创造既能表现现代生活面貌和现代情感,又不失于东方式审美习惯的水墨工笔花鸟画,使中华民族优秀遗产得以继承和发展,放射出更加灿烂的光辉。

(林容生,中国国家画院专职画师、博士生导师)

李松:

水法在六十花甲办了非常好的一次展览,我表示祝贺!“水法通时八法通”,水法与墨法相互渗化,这个关系他处理得很好。我觉得水法的画不与人同,有强烈的个性,花鸟画能走出个人的路子来很不容易,能走出自己的路,这是很难的,很不容易的。另外我看他的工笔也是很好的,没骨也画得很好,他的画很有气势!我有一个印象,他的花鸟画画面的处理很丰富,层次很多,使我联想到李可染先生画的那种层次感,那种丰富的感觉,有种山水画的味道,整个画面虽画得很密很满,但感觉层次很丰富,有种光线流通的感觉,这处理得很好,很成功的,也很清新,很动人。

梁江:(文化部美术研究所所长)

这次展览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今天王文章院长要开会,院里几位领导都不能来,研究院委托我代表中国艺术研究院对何先生的这次画展的开幕表示祝贺,祝贺他的画展成功!另外我也代表美术研究所祝贺何先生的画展成功!借工作的名义,也对这次画展讲点看法。我看这次画展,这是一个富有江南气质的画展,感觉画面非常茂密、灿烂、生机盎然,以一种内在的张力冲击观众的视野,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展览。从我个人看来,何水法先生的花鸟画能收能放,能粗能细,有坚实的传统依托,而且有强烈的创新精神。他近年注重色墨关系的处理,可以称之为彩墨写意,在当代花鸟画画坛上,何水法先生追求有着独特的贡献,这是我对他画展的基本评价。

陈醉:(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

首先祝贺何水法先生花鸟画展成功!开幕式很隆重,经常看到阁下的大作,频频出现,这也是好现象,不管怎样,有种成就感。简单讲讲,我觉得中国传统绘画发展得最成熟是山水,其次是花鸟,中国的花鸟画,如牡丹,尽量画得很肥厚,很富贵的那种质感,石榴必须画成石榴,牵牛花就牵牛花,与西洋画的静物还是不一样,中国画有很深的精神内涵。有很多人致力于花鸟画的变革,有的吸收外来因素的变,我觉得水法也在变,所以大家觉得他的画很新鲜,很不一样,我认为他最明显的一点,他比较多的吸收了西方绘画的形式美,当然中国画里有没有形式美?有,它有它的形式美,但不用这个词,但实际上也跟西洋绘画这种对形式美的分析它不一样,它定性,定量的这种方式不一样,中国画更赋予那样笔墨,有生命力的这样一种形式美,不是很在于那种外在的一种形式美规律的表现,但恰恰何水法他的优点两样都有,他有中国画水墨技巧里面的笔墨,用水或者用他自己的说法,水法水法,对水更好用,我觉得他表现得最明显的就是后面那几幅小品,这幅莲藕和蝉,我很喜欢,有中国画国粹的味道,中国画的笔墨水法表现得非常充分,很好!另外一点,他的变革的特点就是吸收了西洋绘画的形式美,这样一种内涵也表现在作品《龙气腾空》,那幅作品纯粹是形式美的一种表达,很漂亮,他利用树、枝丫本身的层次的这种交错,浓淡干枯、肥厚、精瘦都有,他充分表达了中国绘画这种内在笔墨本身的一种美感,再加上西洋绘画那种本身构成的美感,所以,那幅画很能表现他的特色和他自己要抓住发挥的那种特色,我觉得在他的这幅画里都充分表现出来,这就是他之所以能新鲜,能有个性,就运用了这样一些很具体的因素,重新充实了本身的绘画语言,这就是我对他特色的一点看法。

夏硕琦:(原美术杂志副主编,著名理论家)

第一次这么激动地看何水法先生的大幅写意画,过去看的印刷品比较多,刚才大家谈到艺术个性这个问题,我觉得这点非常突出。大约在前年,我编工笔画画册,收到了大约上千件作品,当时何水法先生拿了几件作品,非常特殊,一幅工笔画,构成就三棵大白菜,感觉非常清新,在整个画册里,显得在艺术思维方式上有独特的创造。对于一个画家来讲,我觉得,有自己独特的艺术思维、自成一家,是一个画家艺术家存在的理由,现在我觉得时代有个通病,就是习惯性、趋同性,这是非常要命的一件事,但看这次何水法先生的画展,工写兼善,我刚才提到工笔画出色,写意画也能画出自家的面貌,自己的风格,很不容易!古人有这么几句话“得其势,不如得其韵,得其韵,不如得其性”。看何水法先生的写意画的作品,感觉很有气势,很重视画面精神氛围的创造,因为有笔墨功夫的支撑,语言的丰富性,表达得很充分,水墨画有水墨画的本性,本性既是它的写意性,可以看到,他的写意画正是他性情的一种表露,是他对生活深为感性的一种淋漓尽致的一种笔墨的进化,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他的艺术创造是很有意义的。另外,想提个建议,我感觉何水法在他的写意画创作里,以密集取胜,密的气势,密的气象,密的气概,很讲究气的运用,但这里头,我觉得还可以做到,在密集中提炼和提纯的问题,也就是笔墨的进一步精神化,这样,在意境的创造或艺术格调上有新的高度。

李树声:(中央美院美术系教授)

今天看了这个花鸟画展,确实是一个别开生面的花鸟画展,因为我们中国花鸟画从清代末年以后,大写意由吴昌硕先生为首的,在画坛上占据了很长时间,突破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然潘天寿先生也有新的创造,艺术最可贵的是一定要创造,而何水法先生已经在花鸟画上有新的创造,这一点是非常让人高兴的。“别开生面”别小看这四个字,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他的画气势很大,很恢宏,而且很狂放。何水法先生我没有近距离地接触过,只是看过好多对他的介绍,也比较引起我的注意,今天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和何水法接触,从介绍里,他从事花鸟画创作所以有成就,是因为他走的路是对的,因他很勤奋地坚持写生,因为中国画的一个特点就是要写生,离开了写生,确实是没有出路的。最近有些报道说现在有些人拿别人的构图,稍微拼凑一下就变成自己的,就象当年刘海粟先生所说的,我的诗是古人的诗改了一个字,那就不是古人的,而是我的了。这个总觉得有些欠缺,我们应该将怎样从传统到现代,从写生入手,自己闯出来,但又不脱离传统,因我在他画里看到他的老师陆抑非先生的一些痕迹,陆先生的花鸟画在江浙一带是很有特点,很有个性的,他继承了老师的个性,但没有完全模仿老师,只是从画里还能看出来,继承、传承的痕迹。另外他的画确实给我们带来新的现代花鸟画,不是原来的,一看就是故宫里出来的作品,但我觉得,因为我比你大13岁,我看了展览后,我觉得还不能满足,60岁是最好的时候,也是齐白石变法的时候,从这时候起,如再努力一把力,你完全可以再上一层楼,有这个基础,再往上走走,非常有必要的。

本文由娱乐平台发布于艺术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林容生:何水法在花鸟画学术上思考、技法上革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