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繁枝扰性灵—花鸟画大家黄稷堂

图片 1

写意,俗称“粗笔”,与“工笔”对称,是中国画技法的一种。通过简练概括的笔墨,着重描绘物象的意态神韵,用笔有简易而意全。古往今来,但凡写意国画者,无不用心去感受艺术,即“度物像而取其真”,国画家黄稷堂即是其中的佼佼者。 黄稷堂先生的画艺、人品在当代福建文化界可谓领一代风气之先。他不但能用左手作画、右手写字,而且能做到双管齐书。黄稷堂曾经历了从教、务农、行医三个人生中不平凡的过程,其画如其人一般,山水浑朴自然,花鸟简约灵动。他只是将写字作画当作逆境中的茶余饭后之乐,与同行交往之趣。 谈起写意观,方家认为,“中国画的写意性在于展现画家的性灵,体现主体内在精神与自然规律的统一,使画家遣性情而运笔墨,赋予自然生命最本质的描述。写意画是画家与自然万物沟通而产生灵感的律动,以世间相感应的物象通过艺术形象作为内在情感的披露,将自然景观通过‘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把画家的精神气质转化为作品的灵魂,使人们在观赏国画作品的同时感应作者心灵深处折射出来的思想观念、人生哲理、生活情趣,并引申到一种意境,从而使人们产生共鸣。” 黄稷堂在讲习中,将上海美专新的美学思想传授诸学,教导学生要多学习美学理论;多观察客观事物,多作写生,多练速写。古人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恒闻芳气,久而不闻其香,化与之同也。“寥寥几笔好传神,莫把繁枝扰性灵,”黄稷堂的自题咏诗,正是国画精神的写照。 黄稷堂一生历经坎坷,磨炼出他顽强的毅力和炉火纯青的艺术。他一生淡泊勤劳,坦荡谦和,常自谦其书画无甚真功夫,只是心存中锋用笔,根据需要随心所欲,笔随意转,水到渠成;并力求有别于他人。他的每一幅画都是借以抒发内心素志,表达对生活的追求和理想的寄意。先生平日喜画梅兰竹菊,意为人生应当有梅之坚强、兰之高洁、竹之气节、菊之傲骨。作画时,他常对素凝神,下笔烟云,一气呵成,或昂首高瞻之鸷鸟,或低头梳翎之鱼鹰,皆能各具神韵。虽笔墨寥寥,却充满漳州传统的高雅清纯的文风。 黄稷堂数十载寒窗铁砚、潜心研习、朝夕揣摩,熔诸家于一炉,最终形成了自己隽永简练、灵性超脱的独特艺术风格。其画作笔墨凝练、形神生动,尤以花鸟画为最。早在1930年,其国画《梅》就被选进《古今名画大观》。1947年出版的《中国美术年鉴》曾刊载他的业绩。他不仅擅于书画,亦精于篆刻。名闻中外的弘一法师就与先生交往颇深,抗战期间,法师隐居于漳州七宝寺时常与先生商榷书法艺术,亦曾托先生治印,并对先生的篆刻题词赞曰:“仁者篆刻甚精。” 厦门市定佳拍卖有限公司供稿 人物名片 黄稷堂(1903-1985),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漳州画院首任院长,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原名则唐,字尧民,号湘道人,晚号稷翁。入上海美专学习,受业于刘海粟、潘天寿、诸闻韵等名家大师,1928年毕业回漳州执教。数十载寒窗铁砚,形成了隽永简练、灵性超脱的独特艺术风格,作品笔墨凝练、形神生动,尤以花鸟画为最。

黄稷堂先生(1903-1985)漳州湘桥村人。原名则唐,字尧民,号湘道人,晚号稷翁。对丹青的执著追求是先生做了一辈子的功课,人生交卷时终完美融百家语言成一家风韵———形成了隽永简练、灵性超脱的独特艺术风格。

王少华作品

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秉承家学,这为其书画学习奠定了良好的基石。对丹青的偏爱促其22岁时考进上海美专,并有幸受业于刘海粟、潘天寿、诸闻韵等大家。这一转变,使得先生艺术造诣猛进不已,并深得诸家赞许。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即回漳州执教,并将上海美专新的美学思想授予学生,执教多年培育了大批优良桃李,亦不乏沈耀初、彭冲、沈柔坚等后来的名家。

写意,俗称“粗笔”,与“工笔”对称,是中国画技法的一种。清代著名画家恽寿平说:“宋人谓能到古人不用心处,又曰写意画。两语最微,而又最能误人,不知如何用心,方到古人不用心处;不知如何用意,乃为写意。”言下之意,不用心即为写意。通过简练概括的笔墨,着重描绘物象的意态神韵,用笔有简易而意全。然古往今来,但凡写意国画者,无不用心去感受艺术,即“度物象而取其真”,国画家王少华是其佼佼者也。 王少华,1963年4月出生于福建漳州。1986年加入中国美协福建分会,1997年任漳州画院副院长。擅长国画,山水画浑朴自然,写意花鸟简约灵动。多次参加国内外美展并获奖,艺术简况收入《当代中国美术家人名录》、《当代文艺界名人录》等,著有《王少华画集》、《王少华水墨画选》、《珏楼随笔》。现为漳州市美协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市青年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市政协常委,民革福建省委委员、漳州市委会副主委兼秘书长。艺高胆大,年轻有为,便是对闽人王少华艺术人生的高度概括,我们不妨走进他那寄托无限深情的翰墨世界。 闽南山水,领进艺术殿堂的第一道门 日照湖水绿,霞飞山花红。 蕉黄荔枝丹,麦熟稻花香。 月升中天上,临湖好梳妆。 我爱南乡美,安谧胜天堂。 这是一首描述九龙江旖旎的田园风光的民间诗歌。九龙江畔蓝天白云,山青水秀,茂林修竹,鸟语花香,山泉溪石嬉戏,清风绿草玩闹。王少华生于斯,长于斯,从小感染于浑朴灵旷的闽山坳中弯弯的小道和沟壑里清澈的山泉隐藏着的一种高亢奋发、奔腾博大的气息,感染于秀明山坡上的果林梯田及树荫下的简朴的农家蕴含着的无穷真趣和勃勃生机,感染于纯净的大自然艺术。 那时候,王少华总是流连忘返这山山水水,沉醉而不知归路。一朵小野花,一团舒卷的白云,一只歌唱的小鸟,都带给那颗年幼纯真的心以浮想联翩……“我总为自己不能留住这美好的景观而扼腕轻叹,也时时勾起我追记描摹的念头”,王少华如此追忆着自己的童年。就是这样,是大自然让他发现了美的所在和艺术的真谛,带他跨进了绘画艺术的第一道门,激发他创作的源泉。 师从黄稷堂,披星戴月终有成 高中毕业后,王少华师从乡贤黄稷堂,成为黄老晚年的入室弟子。黄稷堂是福建省著名的国画家,文革期间屡遭迫害,后得彭冲等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得以继续发挥余热,在晚年的艺术生涯中,他的水墨花鸟画登峰造极,创作出一批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作品。 黄稷堂对家乡漳州的艺术充满热爱之情,他积极斡旋、筹办漳州画院,并出任首任院长。其画作笔墨凝炼、形神生动,尤以花鸟画为最,国画作品《梅》、《竹》被中国美术馆收藏。20年代就学于上海美专,受业于刘海粟、潘天寿、诸闻韵等名家大师,艺术造诣勇猛精进,颇得诸师赞誉。后以优异成绩于上海美专毕业后即回归漳州执教。先生的画艺、人品在当代福建文化界可谓领一代风气之先,有口皆碑。 黄稷堂把上海美专新的美学思想传授给学生,教导学生要多学习美学理论;多观察客观事物,多作写生,多练速写。古人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恒闻芳气,久而不闻其香,化与之同也。王少华随同黄老先生学画四年零九个月,虚心求教,苦心历练,加之耳濡目染,书香门第的熏陶,终得老先生的真传。与王义忠、侯镇华两位同辈得先生亲炙的师兄弟,俱为漳州画坛各具声色的好手。“寥寥几笔好传神,莫把繁枝扰性灵,”黄老当年的自题咏诗,现在恰恰可以用来形容王少华的国画了。

稷翁花鸟画为最。其善取生活小景入画,鱼鹰夜宿、寒鹅戏水、双鸥小憩皆成一景;或昂首高瞻之雄鹰,或低头戏耍之鹅鹭,皆各兼神韵。作画时,常对素凝神,下笔如烟云,虽逸笔草草,却满溢漳州传统高雅纯净之风韵。重墨是先生画作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那是数十年笔墨功夫的凝练,亦是其不阿人格的浓蕴之笔。平日甚喜作梅兰竹菊,成品皆具傲骨风味。看《梅石图》,梅与石趋上延展,是先生追求高洁风骨之写照;以行草绘梅枝,重墨勾描花朵,石以淡墨皴染,浓淡相宜,层次分明,参淡灰绿与淡褐为此作添色,淡雅增味。此刻先生已时年八十,运笔老辣不输年少,更发出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的人生感慨。这刻芬芳在经历世事的先生面前尤显清香。善于书画的先生,篆刻亦精。弘一法师对其篆刻题词赞曰:“仁者篆刻甚精”。而“稷堂”、“稷翁”、“稷翁书画”为先生多用印。

1985年5月来到漳州画院,继续学习,走未竟之路。两年里废寝忘食,夜以继日,陶醉于五彩缤纷博大精深的艺术世界里。“悟出需以全身心地投入生活,真切体味自然的万种风情,从现实生活中采撷动人的景物,用心灵的律动去构成自已的艺术空间,才能创作出感人的画面。”几经拼搏,王少华的汗水与墨水交织一起,绘成一幅壮丽、意趣盎然的水墨图,也点燃人生的辉煌之光,因其才能出众,他被任命为漳州画院副院长。同时他把画品与人品统一起来,其为人处事、组织管理能力尤为突出,他得以走上行政管理岗位,一个高中毕业生,因艺术而改变其人生,这就是艺术的力量——化腐朽为神奇。

黄稷堂先生的绘画市场是闽籍艺术家中相当成熟与广泛的,主要标志为:1.艺术成就世所瞩目———早在1930年,国画《梅》选进上海三潭创办的《古今名画大观》。中国美术馆收藏了先生的《梅》、《竹》各一幅。艺术造诣被多家媒体刊登、播报;2.社会成就———创建漳州画院并任首任院长,生前为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是一位著名的国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为文化事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3.近几年作品在拍卖会上频繁亮相,且市场反应良好,为闽籍市场公认的硬通货之一。当中国画市场一步步趋于理性的时候,真正的艺术家方能水落石出。当黄稷堂先生充满逸气的作品推到人们面前,再有成见的人也不会否认其应有的艺术地位,这是现实的存在,亦是先生实力的展现。

本文由娱乐平台发布于艺术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莫把繁枝扰性灵—花鸟画大家黄稷堂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