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习者》王艾个展

图片 1

图片 2

生于七十年代初期的王艾,少年时期开始学习美术,却在诗歌与小说方面出道甚早,是整个九十年代汉语诗坛中70后的代表人物,然而王艾并不安分于写作状态,在我们知晓的当代艺术各种类型的互动及跨界的活动中,显得非常的活跃。从这些年频频亮相国内外艺术大展可以看出,这位在诗歌上颇有建树的诗人,其转型显得沉稳成熟,对绘画艺术独到的解决方法耐人寻味。  此次,绘通当代画廊举办修习者——王艾个展,策展人为诗人兼批评家孙磊,并邀请来独立策展人、诗人、批评家朱朱与欧洲的独立策展人亚历山大•格林姆(Alexandra Grimmer)博士担任学术主持。展览共展出王艾2012年至2014年的作品大大小小三十余件,是王艾称之为研习纸本绘画约六年的一个整体展示。从图像表层看,似乎在模拟一个个物像组成的图像,然而细看这些图像,我们发现在分解或者密不透风的细线的重组中看到一种奇特的变异,然而这种变异又建立在物像外壳准确性的基础上。由此,我们感到在这位艺术家的耐心、决心与意志力之间,绘画语言构建时的悖论性彰显无遗。但王艾绘画不但提供悖论的诸如二元对立的这种思考,而且能够平衡有序地开展各项文本的工作。于是,文本化的重叠与互动,使得重复的意义导向罗兰•巴特所说文如织网。这方面,王艾是一个艺术的编织者。  几乎所有当代艺术的编织者都朝向自身的一个更大的传统,以摆脱当代消费符号社会的钳制,王艾也不例外,有意放空物像,模拟传统图像,对历史形象资源的观念化运用,对抽象形式的叠式处理,暗示着这个艺术家以修习的状态抵达某种生活信念与现实的平衡。  届时绘通当代画廊将为您完美呈现王艾一系列的精心作品!  展览城市:北京  策 展 人:孙磊  学术主持:朱朱 亚历山大•格林姆  开幕时间:2014年5月10日15:00  展览时间:2014年5月10日—2014年6月7日  展览地点:绘通当代画廊七棵树总部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乡七棵树创意园C1-5  主办单位:北京绘通当代艺术有限公司 美联绘通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承办单位:绘通当代画廊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王艾

开幕式现场

艺术即是生活的别处专访艺术家王艾

2014年5月10下午3时,修习者王艾个展于绘通当代画廊开幕,此次展览策展人为诗人兼批评家孙磊,并邀请来独立策展人、诗人、批评家朱朱与欧洲的独立策展人亚历山大格林姆博士担任学术主持。展览共展出王艾2012年至2014年的作品大大小小三十余件,是王艾称之为研习纸本绘画约六年的一个整体展示。

我与大地的触碰中我的翅膀已破损,我的凤凰怀抱古琴走遍古中国的农庄。江南黑夜,田陌纵横交错,我的经验断在形而上的阁楼,乌鸦从宣纸与水墨的缝隙里吹气。

从图像表层看,似乎在模拟一个个物像组成的图像,然而细看这些图像,我们发现在分解或者密不透风的细线的重组中看到一种奇特的变异,然而这种变异又建立在物像外壳准确性的基础上。由此,我们感到在这位艺术家的耐心、决心与意志力之间,绘画语言构建时的悖论性彰显无遗。但王艾绘画不但提供悖论的诸如二元对立的这种思考,而且能够平衡有序地开展各项文本的工作。于是,文本化的重叠与互动,使得重复的意义导向罗兰巴特所说文如织网。这方面,王艾是一个艺术的编织者。

节选自王艾的诗《涅磐》

隐匿之山2

艺术家王艾是浙江黄岩人,首届刘丽安诗歌奖获得者,七十年代出生作家群的代表人物之一。近年开始在当代艺术领域崭露头角,频频参加国内外视觉艺术大展,2008年在北京映画廊举办个展写画,现居北京。

几乎所有当代艺术的编织者都朝向自身的一个更大的传统,以摆脱当代消费符号社会的钳制,王艾也不例外,有意放空物像,模拟传统图像,对历史形象资源的观念化运用,对抽象形式的叠式处理,暗示着这个艺术家以修习的状态抵达某种生活信念与现实的平衡。

初次见面,温文尔雅的王艾给人印象深刻。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他,经历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社会的开放和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使他对艺术的感知更加全面和完整。从小耳濡目染的艺术氛围,陶冶了他对艺术敏锐的感受力,而来自父亲和哥哥的影响,使其在文化立场上保有传统且独立思考。在东西文化的交融与碰撞中,王艾不断内省,将视角从繁复的社会现实和强大的资本运作中抽身而出,关注人和劳动本身。他将这些繁复的内容交给禅宗,怀揣着敬畏,不敢说修行,而强调绘画体验中的修习。谈到艺术之于生活的意义,他引用诗人兰波的话:生活在别处,艺术即是生活的别处。

生于七十年代初期的王艾,少年时期开始学习美术,却在诗歌与小说方面出道甚早,是整个九十年代汉语诗坛中70后的代表人物,然而王艾并不安分于写作状态,在我们知晓的当代艺术各种类型的互动及跨界的活动中,显得非常的活跃。从这些年频频亮相国内外艺术大展可以看出,这位在诗歌上颇有建树的诗人,其转型显得沉稳成熟,对绘画艺术独到的解决方法耐人寻味。

经历

纸度绘通当代画廊北京总部开业展

当代社会机制严密,话语层层缠绕,每个人都希望拥有一种身份,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而艺术家则是消解身份的人,在所有的标准之外,只因为他在创造。

编辑:陈耀杰

记者:你生在一个文化家庭,父亲和哥哥都画画,这对你的成长和后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王艾:我童年与少年时期生活在江南的一个小镇里,那里四季分明,河川纵横交错,整体氛围以及父亲的严厉都给我留下很多记忆。

因为父亲是搞版画的,所以我小时候得以接触笔墨纸砚,但我似乎在12岁之后更喜欢自觉地写诗,画画变成了一种吊儿郎当的工作。我哥哥画得很好,他辅导我造型基础训练,但是对诗的激情似乎充盈了我内心。尽管如此,绘画仍旧贯穿了我生活中的不同的时期。

记者:你怎么理解艺术家的身份?

王艾:一群游走在社会标准边缘的人。我希望天底下所有的艺术家都努力变得没有什么用处。一个好的多元社会,需要这么一个没有用处的群体。当代社会机制严密,话语层层缠绕,每个人都希望拥有一种身份,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而艺术家则是消解身份的人,在所有的标准之外,只因为他在创造。

记者:在诗歌和绘画两个领域游走,你怎么平衡艺术形式间的关系?

王艾:在我看来,诗歌与绘画是同一个领域,一样的需要经验与技艺,甚至超越这些技艺的精神强度的转换。只是,诗更加指向语言灵魂的弧面,构筑其精神的词语空间。绘画通过媒介,因此方法多样,尤其是当代艺术中,绘画这门艺术濒临死亡,绘画语言的敞开完全依赖艺术家的思考上的切换,传统的绘画的影响依旧存在。诗歌是直接进入情感,并且能迅速搭建精神空间,是一切语言的晶体。我在这两者之间游走,有点像在黑夜的道路上,只是你熟悉这种黑暗,并且按着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其中的难度。

独立之山 120cm146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3年

本文由娱乐平台发布于艺术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修习者》王艾个展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