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1928年5月17日 第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

看了这个题目,你或许会有些惊讶,或许会觉得我有点故弄玄虚,奥运会现场直播这么潮的事,怎么可能出现在80年前?其实,我一点没有跟你打诳语,1936年8月,柏林举行第十一届奥运会时,国内多家广播电台直接与比赛现场的电台接通,直接实时转播开幕式,对重大比赛的转播也“快如闪电”,前所未有。而早在20世纪20年代末,收音机就已飞入了广州“寻常百姓家”,所以不但球迷们天天抱着收音机,与奥运赛场“零距离”接触;连各报新闻记者也常守在收音机边,挖出猛料,再以生花妙笔,写成大稿,以吸引读者,胜过同行。要知道,那时新闻大战之激烈,与现在并无太大差别呢。

8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发了我局叶小文局长《千年一叹:“我能比呀”》一文,全文如下:

  在86年前的今天,1928年5月17日(农历三月廿八),第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   第9届奥运会于1928年5月17日至8月12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有46个国家3014名运动员(其中女子290名)参加15个项目120个单项的比赛。   1928年第九届奥运会只有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一市申请主办。在无竞争的情况下,成了当然会址。阿姆斯特丹是荷兰首都和世界第二大港口,当时居民不足50万,交通方便,东道主新建了一个能容4万人的运动场,作为这次奥运会开、闭幕式和足球、田径等项目比赛的主体场。另外还建造了一座高塔。在奥运会期间,高塔一直燃烧着熊熊焰火。火种取自奥林匹亚,用聚光镜聚集阳光点燃火炬,然后通过接力传送,途径希腊、南斯拉夫,奥地利,德国4个国家,最后传到东道主国主办地。这是奥运会首次举行这种活动。不少史料记载,今日奥林匹克火焰是从这届开始的,大概缘由于此,不这,1934年国际奥委会才正式决定,从第十一届开始,在开幕式上举行这项仪式。因此准确的说法,燃烧奥林匹克火焰应是始于1936年柏林奥运会。   运动会5月17日至8月12日举行。据说后来的各队入场顺序,即希腊率先,东道国殿后,其他各按东道国文字排列,是从本届开始的。参赛的有46个国家,首次参加有马耳他、巴拿马和罗得西亚。中国继1924年派出3名网球手赴巴黎奥运会表演后,这次又派了观察员宋如海出席。   8月2日三级跳远决赛中,日本织田干雄以15.21米取胜,这是日本,也是亚洲在奥运会第一次获得金牌。亚洲第一个女子世界纪录创造者、21岁的日本女选手人见绢枝也参加了这次800米比赛,并获得亚军,是亚洲第一个获得奥运会奖牌的女选手。

采写/广州日报记者王月华

80年前,奥林匹克在中国曾被译为“我能比呀”,这岂止是翻译的奇特?

初识奥运

189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希腊举行时,正当西方蓬勃发展、全面崛起,中国走向衰落、被人欺凌。世界的那一边,在热热闹闹开奥运;世界的这一边,却是“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

“奥林匹克”

1900年,第二届奥运会在巴黎举行时,慈禧太后正携光绪帝仓惶出逃,北京在40年内第二次落入侵略者魔爪。

译成“吾能比耶”

1928年,也就是80年前,奥运会开到第九届了,积贫积弱的中国方才派代表去“观摩和欣赏”。面对阿姆斯特丹壮阔的开幕式,观摩团副代表宋如海反复吟哦Olympic和Olympia,一句汉语脱口而出,“我能比呀”!两年后,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宋如海的《我能比呀——世界运动会丛录》。书中写道,“‘我能比呀’虽系译音,亦含有重大意义。盖所以示吾人均能参与此项之比赛。但凡各事皆需要决心、毅勇,便能与人竞争。”

“奥林匹克”四个字,在今天家喻户晓,不过,在上世纪初,人们却很少使用“奥运会”这个说法,而多以“世界运动会”呼之。比如,1936年8月1日,柏林奥运会开幕,《大公报》就推出了《第11届世运会特辑》,而唯一与中国队一起漂洋过海的随团记者冯有真,将自己采写的报道命名为《世运代表团随征记》,可见“世运”这个称呼,已经约定俗成。

但是,果然“吾人均能参与此项之比赛”,“能与人竞争”吗?1932年第十届奥运会在洛杉矶举行时,刘长春四处借钱辗转前往,“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孤单而悲壮。比赛结束后,他无钱返家,也无家可归,家已被日本侵略者铁蹄踏碎。看着人家的运动员上台领奖,举国欣喜若狂,刘长春欲哭无泪,只能对天长叹:“我能比呀”?

不过,“世运”这个四平八稳的词儿,并不是国人对奥运会最初的称呼。要知道,“奥林匹克”最早是以“吾能比耶”这个激动人心的称谓传入中国的,细论个中缘由,也是一个蛮有趣的故事。我们上一次说了,1936年8月,中国第一次派出大规模的体育代表团,参加柏林奥运会,国内各媒体也第一次进行了大规模报道。不过,早在1928年7月底开幕的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上,中国就派出了一个“两人代表团”,前去观摩奥运,其中一人是当时的中国驻丹麦公使;另一人是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名誉干事宋如海,当时正在美国春田学院留学,他受当时中国奥委会主席王正廷的委托,从纽约搭船前往阿姆斯特丹,观摩奥运,并收集资料,为中国选手以后远征奥运做准备。

弱国无外交,弱国无尊严,弱国当然也与奥林匹克无缘。“我能比呀”,是感叹,更是警醒;是悲哀,更是希望;是呐喊,更是鞭策。百年拼搏,中华民族站起来了。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奋斗特别是近30年的改革开放,中华民族发展起来了。尽管从刘长春孤独地站在起跑线上,到许海峰射落奥运金牌,花去了中国人52年时光,但那一声枪响,分明是在向世界自豪地宣告:“我能比呀”!

宋如海在看台上目睹各国健儿向着“更高、更快、更强”的目标奋力拼搏,激动得不能自已。于是,他一连多日奋笔疾书,先后写下了14篇通讯,详说奥运会的方方面面,并从阿姆斯特丹通过海邮寄回国内,发表在《申报》上,而“奥林匹克”四个字,就被他翻译成了“吾能比耶”,真是十分形象精彩,且蕴含了“吾人均能参加此项比赛”的意思。《申报》刊登的时候,就直接冠以“吾能比耶”的标题,这是国内最早的关于奥运会的报道。

直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一举夺得28枚金牌,金牌总数紧随美国和俄罗斯之后,排在第三位。2004年的雅典赛场,中国更以32枚金牌终于向世界无可置疑地喊出:“我能比呀”!

由于《申报》在广州的发行网络挺发达,于是,成千上万的市民就通过《申报》了解了“吾能比耶”的精彩。有趣的是,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于1928年7月28日开幕,8月12日闭幕;但《申报》直到8月21日才刊登了“吾能比耶”的第一篇报道,至10月31日才登完最后一篇,而宋如海本人早在半个月前回国了,当时海上邮件传递之慢,由此可见一斑。

曾记否,当萨马兰奇口中的Beijing一词响彻莫斯科时,中国沸腾了!长久的等待化作顷刻间喷薄而出的激情,耀亮了中国的夜空。那一夜,北京无眠,中国无眠。从那一夜开始,准备了7年,期待了7年。不仅是“我能比呀”,还要“来我们这里比呀”。北京欢迎你,请来这里比出平等、尊重、团结友爱,比出顽强拼搏、公平竞争和团队精神,比出超越地域、种族的人类和谐发展,比出“更快、更高、更强”的同一个梦想!

本文由娱乐平台发布于体育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体育:1928年5月17日 第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