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体产业大股东回复姗姗来迟:自认8年前承诺“打白条”

本报讯中体产业昨晚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表示,公司大股东到目前为止并未与包括万达商业、阿里体育相关方在内的任何各方进行对接、洽谈和磋商,也无意向受让方。

  每经记者 宋戈

由于大股东长期无法履行“资产注入”承诺,11月14日,中体产业的“易主”随着一纸公告正式实施:公司第一大股东国家体育总局方面拟通过协议转让持有的中体产业全部股份。在体育乃至资本圈内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大股东卖股适逢股权转让被市场爆炒的“时机”。

11月14日,因公司第一大股东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基金管理中心拟通过协议转让持有公司全部股份,中体产业申请停牌。11月28日晚间,公司公告称收到上交所监管一部问询函,要求公司就媒体报道万达商业、阿里体育等可能参与受让基金中心所持股份一事作进一步说明和披露,请基金中心补充披露本次股权转让的具体进展,包括但不限于股权转让的股权受让条件、后续安排及时间表等,并自查、披露公司及基金中心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近期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提交本次股权转让事项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

  近期,中体产业大股东“白条”承诺风波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接手方的身份尚未明朗,关于“新东家”的各种猜测已在流传。作为“中国体育产业第一股”,中体产业接下来的归宿如何?有体育产业人士分析认为,高市盈、高估值有可能给股权转让带来难度。

中体产业昨天表示,本次公开征集方案及征集条件均需获得国家体育总局和财政部审核批准,能否取得审批及审批时间存在不确定性,因此,公司大股东基金中心到目前为止并未与包括万达商业、阿里体育相关方在内的任何各方进行对接、洽谈和磋商,也无意向受让方。目前,股份转让工作正在履行国家体育总局和财政部的前置审批流程。

  2006年,中体产业大股东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基金管理中心曾做出承诺,“在未来适当的时机,将可提供的优质资产尽可能优先注入中体产业”。然而8年后其表态称,“并无可注入优质资产,虽经多方努力,仍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形成明确的可行性方案。”

也有人士希望中体产业股权转让能够顺利实施。“体制原因,留在总局手里是个包袱。主导权抛向市场,说不定还能有别的生机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体产业大股东的“白条”承诺风波惊动了交易所,上证所也要求国体中心回复相关问题。今日国体中心表示,在2006年股改时,其名下就没有可注入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

大股东提前履约清仓退场

  大股东表态承诺时无优质资产

“到了卸包袱的时候了。”听到国家体育总局基金管理中心即将卖掉中体产业股权的消息,11月15日,北京体育产业资深人士王奇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8 年前的2006年,中体产业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大股东作出了优先注入优质资产的承诺。然而这一纸承诺在今年8月23日发生重大变故。中体产业发布公告称, 控股股东国体中心表示,“由于没有可注入的优质资产,虽经多方努力,仍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形成明确的可行性方案”,同时宣布欲转让所持股权。

2013年以前,在中体产业担任监事的王奇,见证过这个“体育第一股”的盛衰起落和人事更迭。

  随后上证所立即对此事表示了关注,并在网站发出一则《关于对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基金管理中心予以监管关注的决定》(以下简称 《决定》),内容显示,上证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在8月25日发函询问中体产业资产注入承诺变化的相关事宜。

除了王奇,也有体育圈内人士认为,作为中体产业的大股东,国家体育总局基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基金管理中心)对其旗下这唯一的上市公司已经毫无眷恋。

  今 日,国体中心在针对上证所的问询回复中表示,2006年股改时,其名下就没有可注入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其同时表示,转让所持中体产业股份由受让方履行承 诺方案,国家体育总局已经批准,还需上报财政部审批。如果因国家政策限制、没有符合条件的受让方或未通过股东大会审议无法完成股份转让工作,将按《上市公 司监管指引第4号》规定,提请股东大会审议豁免优质资产注入承诺。

根据中体产业披露的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国家体育总局基金管理中心拟通过协议转让持有的中体产业全部股份,股票于11月14日起停牌。

  回复姗姗来迟

公告内容本身并不令市场感到意外,因为这是大股东在如约执行此前的“预告”:根据2014年8月中体产业的披露,大股东国家体育总局基金管理中心将在三年内转让所持的中体产业股权。

  根据9月1日上证所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决定》内容显示,上证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已于8月25日致函国体中心,要求其在8月27日前将包括资产注入的五方面事项进一步说明并公开披露。

截至目前,基金管理中心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07%,该部分股权对应价格约为37.6亿元。

  然而截至8月29日,国体中心仍未按照监管要求对全部问题逐项进行充分说明。上证所在《决定》中指出,上述行为已违反《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7.1条的规定,对此予以关注。

如果股权转让事宜顺利达成,中体产业将正式易主,而国家体育总局也会自此失去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平台。

  上证所进一步强调,希望国体中心积极配合日常监管工作,高度重视投资者知情权,立即按照相关的要求,全面完整地提交书面回复并按要求进行披露,否则将根据情况采取进一步的监管行动。

对于上市公司中体产业及其大股东而言,双方“分手”的“前传”要追溯到十年前:2006年12月11日,在中体产业股权分置改革期间,大股东承诺将于未来适当时机,在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将可提供的优质资产尽可能优先注入上市公司。”

  虽然上证所措辞严厉,但国体中心的回复还是姗姗来迟。中体产业公告称,直到昨日,公司才收到大股东发来《基金中心关于<关于对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基金管理中心承诺事项的问询函>的复函》,较之前要求的8月27日的回复时间晚了接近一个月。

此后8年时间,承诺未能履行。

2014年8月,大股东因此遭到证监部门问询;几天后,基金管理中心回应“无资产可供注入”并随之公开了“撤退”的打算。根据公告,基金管理中心将在三年内转让所持有的中体产业全部股份。按当时承诺的这一时间推算,股权转让工作最迟会在2017年8月22日前完成。

与“资产注入”承诺的一再拖延直至最终“爽约”相比,大股东在股权转让这件事上显得“积极”不少:距离最终的截止日期还有9个月,股权转让事项已正式公告并停牌。

“应该说大股东选择撤退的时机很合适。”11月15日,王奇向新京报记者分析称,体育产业的资本热潮目前尚未退却,再加上“股权转让”概念近期大受股市追捧,“这个时候转让股权可能是价值最大化的做法。”

11月1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门附近的中体产业看到,公司总部占据一栋小型办公楼的其中两层。当天是法定工作日,公司办公区域内有寥寥数名员工,其中一层楼近乎空无一人。

中体产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当天不在,且因为目前正值敏感期而不能接受采访,所有回应以公告为准。

中体产业下家引猜测

中体产业发布“股权转让”公告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关于潜在买家的身份就已经引发各种猜测。在许多版本的分析和传闻中,万达被认为是可能性最大的接盘者。

万达与中体产业之间的“绯闻”已非朝夕,早在2011年就有传闻称万达或将重组中体。

几乎在此次中体产业股权转让公告披露的当日,有媒体关于“万达或借壳中体产业上市”的文章出炉,文章分析了万达接手中体的优势和可能性,但并无关于万达有意向接盘的信源。

11月16日,王奇向记者透露,据其从万达方面某管理层的口中获知,关于“接手中体产业”一事,外界虽盛传已久,但万达自己内部都还“没什么动静”。

王奇认为,在万达方面从未有过明确表态和暗示的情况下,市场能够传出这一小道消息,不排除一开始是有人故意放出“烟幕弹”:一个是中国实力强大的商业巨头,一个是A股的体育第一股,两者如果能结合,对资本市场来说无疑是个好故事。

11月15日,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除了被传闻推到“明处”、真伪难辨的万达之外,在“暗处”,已有大佬明确流露过对中体产业股权转让一事的兴趣,其中包括刘益谦、姚振华等人。

记者就此说法向刘益谦、姚振华方面分别进行短信和电话求证,截至发稿,刘益谦并未对该问题进行回应,姚振华的助理则在接到电话后表示“不清楚”。

新京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与新近才声名鹊起的姚振华不同,资本大鳄刘益谦与中体产业早有渊源。

2006年,刘益谦曾通过其控制的新理益集团拿下了中体产业的法人股,并进入董事会。随着这部分股权解禁,新理益高位减持。

本文由娱乐平台发布于体育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体产业大股东回复姗姗来迟:自认8年前承诺“打白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